Dover

净化净化

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净化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茨木木的头发好难拼o>_

【34km】悄悄搞完事

34km-法英同人漫汉化组:

【一】声明


此篇文章用于发布已完成汉化的下载,禁止任何人用于商业牟利!


这里再次感谢所有参与过汉化的图源、翻译、修图们。


漫画目录见最后附图。


☆注有时候LOFTER会抽风屏蔽文章




【二】更新公告:


1.17/7/22:补档VOL.1-24,提取码(记事本)同步更新。


2.17/7/22:补档VOL.1-24(多灾多难的1-24啊喂)。


3.17/7/23:补档VOL.1-24,由于和谐得太厉害(可能是某文件名的关系)新增压缩包密码(压缩包密码一起放在记事本里了)。




【三】统一回复区:


1.如果验证码不对,请来此文章查看更新公告,确认是否是因为补档,然后下载最新的记事本(补档之后验证码会变)。


2.Vol.2-3由于年代久远失踪了,所以下载里是木有的。


3.Vol.62和Vol.69重复是因为62初次是作为汉化组一周年礼包发布的,而69是细微优化后的版本。


4.密码并不难,也请姑娘们不要在评论区说答案


5.若链接失效或有其他疑问请联系企鹅邮箱2606758292,博客主要做发布并不常上,在此留言不能及时回复。




【四】一些较长的web漫在线看链接:


[莲华]小眉毛脱离EU[31P]【id=34347845】


[莲华]希望之光[19P]【id=25744178】


[莲华]世界的终结[20P]【id=15473484】


[翡月]那样幸福地生活下去[13P]【id=43241161 】


[莲华]过去作品的重绘[7P]【id=14014953】




【五】下载说明:


为便于以后补档,分享采用提取码查看,所有提取码都写在一个记事本里(补档后记事本会更新链接,请重新下载),根据以下提示解开记事本密码即可下载。


♥记事本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4u8Tc 密码:ozj1


记事本密码提示:密码由A,B,C三个部分依次组成,


A:34km汉化组的成立年份(没改名前还叫FRUK时也算)(4位数字)


B:“仏英”的罗马音小写(7位母字母)


C:“弗朗亚瑟”的罗马音小写(7位字母)


♥漫画下载:


1.[34km早期漢化][仏英]Vol.1-24(無2-3)


链接:http://pan.baidu.com/s/1jIoTH1G


2.[34km漢化][仏英]Vol.25-50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c1HVL5m


3.[34km漢化][仏英]Vol.51-86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mivBcRe


祝大家食用愉快~




你所不知道的事<仏英·联文>

Monsoon:

群内的一次联文_(:з」∠)_!


内容和作者:


学生x学生:意外的许诺 BY除夕


学生x老师:说吧,我在听 BY人生


老师x学生:【知乎体】有一个不成统一战线的战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BY缄默


老师x老师:午间休息 BY啊夏




希望大家能喜欢_(:з」∠)_!





01:学生x学生-意外的许诺 BY除夕





雨,不禁让弗朗西斯收住了脚步。


沉暗的天色和细密的雨丝让街道笼在一团混沌的雾气中,两旁的建筑模糊的看上去像用粗糙炭笔‘唰唰’瞎涂出来似得。他抹了把满脸的雨水,用食指将被打湿的金发挽到耳后,勉强隔着对面咖啡店的窗玻璃分辨出那是个熟悉的人影。


尽管尝试在脑子里搜刮了一下,却仍未想起那是谁的身影。“嗯……”他想了想,走进那间狭窄却干净的房间,草草的环视了一眼,屋里的日光灯散发着温暖而明亮的光,所有物品干燥的像外面没有一丝雨。


房间的设计和布置也是让弗朗西斯觉得这家店的主人美术功底好的不得了。


“早上好~对面的先生。”他在那人对面坐下,扬着常有的温和笑容,边打招呼边抽出餐巾擦了擦浇满肩膀的水珠。“我们好像见过呢,原谅哥哥我要记的人太多嘛~”弗朗西斯略带歉意。


对面的先生正若有所思的画着什么,思考的样子弗朗西斯挺感兴趣,听到了声音后抬起头将怀中的画板调了个个直接的摊放在桌子上,冲着弗朗扬起一个奇异的笑容。


 尽管不算是一模一样但弗朗西斯确定那画的就是自己。


“真不知是谁特地给我留的独特作业,让我把某个自恋狂画的美美的,还把奥利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你说这人很令人不快吧,波诺弗瓦老师。”自称奥利的少年托着腮,淡粉色的眼睛笑眯眯的望着他。弗朗西斯回给奥利相同的眼神,他敏感的捕捉到了少年眼中轻微的含情脉脉。


“小奥利,哥哥我的作业似乎没有问题,画像而已吧~”


雨,不禁让弗朗西斯收住了脚步。


沉暗的天色和细密的雨丝让街道笼在一团混沌的雾气中,两旁的建筑模糊的看上去像用粗糙炭笔‘唰唰’瞎涂出来似得。他抹了把满脸的雨水,用食指将被打湿的金发挽到耳后,勉强隔着对面咖啡店的窗玻璃分辨出那是个熟悉的人影。


尽管尝试在脑子里搜刮了一下,却仍未想起那是谁的身影。“嗯……”他想了想,走进那间狭窄却干净的房间,草草的环视了一眼,屋里的日光灯散发着温暖而明亮的光,所有物品干燥的像外面没有一丝雨。


房间的设计和布置也是让弗朗西斯觉得这家店的主人美术功底好的不得了。


“早上好~对面的先生。”他在那人对面坐下,扬着常有的温和笑容,边打招呼边抽出餐巾擦了擦浇满肩膀的水珠。“我们好像见过呢,原谅哥哥我要记的人太多嘛~”弗朗西斯略带歉意。


对面的先生正若有所思的画着什么,思考的样子弗朗西斯挺感兴趣,听到了声音后抬起头将怀中的画板调了个个直接的摊放在桌子上,冲着弗朗扬起一个奇异的笑容。


 尽管不算是一模一样但弗朗西斯确定那画的就是自己。


“真不知是谁特地给我留的独特作业,让我把某个自恋狂画的美美的,还把奥利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你说这人很令人不快吧,波诺弗瓦老师。”自称奥利的少年托着腮,故作不满的抽抽鼻翼,雀斑也像蝴蝶似得跟着飞舞,淡粉色的眼睛笑眯眯的望着他。弗朗西斯回给奥利相同的眼神,他敏感的捕捉到了少年眼中轻微的含情脉脉。


“小奥利,哥哥我的作业似乎没有问题,画像而已吧~至于用那种词汇形容哥哥吗”弗朗西斯的话很随意,却出奇的勾人,对面的先生明显表现出了激动的样子。虽还未想起少年究竟是谁,也猜到了大概是自己学生。轻摇了摇头,微上扬的嘴角表示丝毫不介意人的话。


“天哪,老师你这个态度可真令奥利伤心啊,说好的画完你的一万张像就可以成为你爱人”奥利嘟着嘴,显出失落的样子,随后表现的一脸无辜。


弗朗西斯早已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说过这种玩笑话,是也是唬那些追求自己的姑娘们的,没想到遇到一个当真的小疯子。


“哦~”弗朗西斯瞬间对奥利弗提起了兴趣“那小奥利是真喜欢哥哥我了吗~”勾了勾食指,示意奥利弗过来一些。


奥利弗除了微笑的点点头,并没什么表示,重新抱起画板在上面狂涂了几笔,然后抬屁股走人,顺便和柜台小哥打了个响指。


弗朗西斯以为这是一次奇怪而失败的搭讪,未留意什么,窗外仍是阴雨绵绵,正当他想些什么打发时间时。突然劈头盖脑的肖像砸了他一脸。


 他抬头向上看去,天花板不知为何开了个洞,他这也才注意到那日光灯竟是杯糕状的。奥利弗咧张一脸欠揍的笑脸看的也是格外清晰。


 “嘿~交作业啦,老师可别忘记什么呢!”









02:学生x老师-说吧,我在听 BY人生





学生的双臂已经十分有力。并非肌肉凸显,却充满了力量,足以把他牢牢锁在怀里。学生的短发蹭过他的脸颊,他不禁想象着若那卷曲的金发没有被剪短该会是怎样的触感。他的学生刚成年不久,有着年轻的躯体和热烈的心。这一切足以让十五六岁的少年和三十多岁的成人嫉妒到疯狂。


他知道学生单独留下来没什么好事。他从背后被拥着,后背感受着心脏跳动的频率。他能感到有很多言语在学生的胸膛里,冲来撞去着想释放。弗朗西斯。他念他的名字,说吧,我在听。


 


他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学生们的朝气丝毫无法阻止他老去。他从二十二岁开始教书,现在已经要送走第三批毕业生。他每天给自己买玫瑰,每年吹灭蛋糕上的蜡烛。一个人。


岁月万分珍惜他的面容。九年,三千一百零七天。没有改变。这很可怕,像一个定时炸弹。好像一切都是因为他一个人。等到时机成熟,那逝去的就会一倍,两倍,成千上万倍地浮于他的皮囊。


 


他遇到学生时烈日当空。学生们在军训,同样的身姿同样的面无表情。他打算认下这四十多张无差别的脸,与名单上四十多个无差别的名字对号入座。骄阳万里,蝉鸣不复清亮。然后有人递给他一瓶水,他回头。眉眼弯着的,可以称为美的面孔。学生指了指名单,说这是我。十九号,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念出来尾音是上扬的。很普通,但还是有了区别。


 


学生也很有朝气。但那是不一样的。学生把这注进他的心里。他发现自己走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抬首挺胸的姿态让他把自己提起来,稍快的步伐轻松而有条不紊。穿过走廊,每两步感应灯就亮一盏。奇妙的感觉。他克制着自己从楼梯上跳下去的欲望。他见过学生三步并两步地跳下楼梯,在转角处衬衣扬起,露出点腰侧的肌肤。


 


学生看他的眼神很不同,是本不该出现在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眼神。渴望的,燃烧的,又在畏缩,在胆怯。学生用这样的眼神锁定他,把他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地扫一遍。老师。学生压低声音唤他,眼睛一刻也没有从他身上离开。他无处可逃,无法可想。学生故意考出触目惊心的分数让他辅导自己。他说不用。学生说不行。学生用成绩威胁他。学生要单独补习。在他家。面对面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带学生回家。小小的公寓,到处都是玫瑰。盛开的,凋零的,干枯的。到处都是。他每天给自己买玫瑰,买一束。可以抱在怀里,肆意去嗅它的芬芳。他和学生坐在桌子两侧,桌中央一瓶玫瑰隔开了目光。他读一本书。语言颠来倒去,无谓的重复像梦呓,又像祷告。然后他看见学生站起身去触碰那玫瑰。学生的眼神有种深沉的温柔,深沉厚重得要结成晶。


 


学生要准备两个人的晚餐。厨房的灯是橘黄的,散发着食物的甜美。学生的手骨节分明,优美,有力。他想自己一拿起刀就无所适从,而学生拿起刀,与执起一支画笔,或者指挥棒,没有丝毫的区别。一切美得如此自然。学生的手。精致的菜点。弯着的眉眼。学生撑着门框向他道别。老师,明晚见。


 


一晚,又一晚。他买两束玫瑰。或者不仅是玫瑰,还有百合,还有香根鸢尾。他们坐在桌子的两侧。他读书,学生忙着功课。学生给他做晚饭,有时候会开一瓶酒,虽然学生还未成年。学生也会在他家过夜。坚持不睡床,蜷在沙发上。


 


这算什么。这算两个人吗?他不知道。他有时在很深很深的夜里醒来,书房的灯还是亮着的。学生弯着眉眼,说没事。习惯了。然后关了灯,说吵到你了?对不起啦。


 


后来,后来有一天,学生没有来。学生没有上学,学生给他打电话说要请假。请几天?不知道。父亲重病,大概快走了。


他找到医院。学生坐在病房外面,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学生蜷成一团。他走过去,不知所措。他拍着学生的肩,没有说话。学生站起来,拥抱他。学生比他高了,学生把自己的重量压在他身上,啜泣。老师啊。我该怎么办。他承受着他的重量。他不善于安慰孩子。病房里,心电图的起伏慢慢平缓了。一条线。


 


学生很少来了。要多陪陪母亲。他不买玫瑰。公寓里的玫瑰他无心收拾。他照镜子的时候发现了可怕的变化。眼角细微的皱纹,数不清。出现了。老态。或者这就算不是一个人。


 


学生把头发剪短了。齐耳短发,是符合学校规定的长度。他曾让学生剪掉,学生很抗拒。现在学生把头发剪了,没有原因。学生说,老师,我想给你做晚饭吃。学生去花店买花,一束,给他。他说不用了。他让学生看屋里干枯的玫瑰花。红褐色,轻轻碰触后碎了一地。学生沉默着收拾一屋的狼藉。学生把书桌上花瓶里的玫瑰取出来,扔掉。然后学生把花瓶扫到地上,把他压在桌面上。他的腰磕在桌角,疼极了。他疼得笑了出来。学生俯身吻他的眼角。老师,今天我成年。


 


学生下楼梯的时候不再那样跳跃。大概是他影响了他。刚成年的学生如他一样老,有点沉默的。不怎么笑了。弥漫着的风雨欲来。学生要毕业了,有些事情快没了机会。他在办公室等学生。


学生的双臂已经十分有力。并非肌肉凸显,却充满了力量,足以把他牢牢锁在怀里。学生的短发蹭过他的脸颊,他不禁想象着若那卷曲的金发没有被剪短该会是怎样的触感。他从背后被拥着,后背感受着心脏跳动的频率。他能感到有很多言语在学生的胸膛里,冲来撞去着想释放。弗朗西斯。他念他的名字,说吧,我在听。


 


后来他们去照毕业照。他坐在第一排。学生站在他的身后,右手搭上他的肩。他一怔,半个身子过电一样的麻。学生弯下腰,凑在他耳边轻笑。老师,笑一笑啊。他的笑容不如说是两条法令纹。咔嚓一声,闪光灯闪了一下。


学生的眉眼弯着,可以称为美的面孔。









03:老师x学生-【知乎体】有一个不成统一战线的战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BY缄默





请原谅我使用了匿名。


 


我的室友,一个我下辈子都不会看到的法国人,同时也是我的战友,永远不能和我站到统一战线。


 


 我和他同一教室同一组同一桌同一寝室,伊丽莎白说这种距离是喜剧前提。很抱歉,他只能是我悲剧的源头。


 


我们的所有住宿用具都是分开摆放的,除了饭卡和台灯。我一般情况下起得比他早,他会托我去买点早饭,就直接在教室里吃。他偏爱最便宜的一种鸡尾酒,口味不一,但都是那种掺了水或饮料的劣质产品,令人反胃。他经常把鸡尾酒泼满一课桌,不要脸地求我帮忙打扫。


 


如果只是这一点我尚且可以考虑接受,但他那个混蛋的shortcomings我花一天都数不过来。


 


食堂的早饭在六点半左右基本见了底。他的闹钟声音小,又经常被他在睡梦中拍掉,我们一起起晚后就只能吃些干粮。我不怎么带面包,零食也挺少。他把埋藏在一堆袜子内裤底下的压缩饼干扔给我,“哥哥我也没东西吃了,小亚瑟可以吃这个,然后多喝点水,就饱了。” 


 


怎么办我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


 


 


好吧,我承认他也有靠谱的地方——当然只是一点点!我作业写不完时他还说挺主动的,也会叫我题目,虽然说我们经常因为讨论地太大声而被敲门。


 


-


 


Q1:我和我的室友总是调节不好作息时间,请问匿名先生有什么建议?


 


睡觉前小声讨论一下,timetable会比较管用,祝顺利。


 


(Umm……我和他讨论一般都会变为吵架,第二天两个人去办公室受罚。


 


Q2: 很想知道匿名先生与室友有没有特殊的互动,可以透露吗?


 


可以的,不过请先把我再匿名一遍。


 


他待人其实挺认真,怎么说……其实很在乎细节的吧。我上学期有段时间特别沮丧,也不想让他知道,怕丢脸。整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他写的一封信,粉红色,非常骚气的字体。他写了两大张纸来开导我顺便哄我开心,正反面全是字。怪不得他前几天晚上写到了一两点,也不让我看,第二天困到整个人冒傻气。


 


我也大概是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他。


 


Q3:请问匿名先生和他有意见一致的时候吗?


 


算有吧。他晚自习问我有没有听过LP的歌,LP是我挺喜欢的乐队,他说他刚学会一首可以唱给我听。


 


我的第一反应:完了我竟然和他喜欢一个乐队。


 


(那天公布月考成绩出来,我考砸了,他给我唱的是Iridescent。)


 


Q4:听说匿名先生喜欢他,想问一下他有没有特别感动您的举动。


 


我可以请求三道匿名吗?


 


我知道自己很糟糕,性格成绩什么的都不算好,和家里也经常闹矛盾。有段时间一直考砸,真的,一点都不想回家。一个人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就想这种人真的是活着的吗。说出来确实有点丢人,但我在办公室里哭过好几次。


 


有一晚他突然提议我们睡一张床吧,我本打算把他赶下去,但他说他想和我一起聊天。


 


我闷在被子里倒苦水,倒着倒着有有点想哭。他作业还没写完,却听我聊了一两个小时。


 


早上我路过办公室,老师指着空白的本子问他为什么不做完,他一直在道歉,没有一点后悔的样子。


 


Q5:呃……问一个比较私人向的问题,匿名先生可以不回答的!


请问您是单箭头还是……?


 


我们交往了,没有前因后果。


 


Q6:请问匿名先生和他交往以后有什么romantic 的举动吗?


 


他那个家伙是不懂得浪漫的。


 


情人节那天他去我的空间留言,大概内容是“我想和你一起起床”,还有一大堆情诗。抱歉后面的诗我一句都没看。


 


他有时候后会画一张a-t图像,画成x-t图后刚好是个心。


 


简直浪费我青春。


 


 


 


好吧,其实我也挺开心的。


 


Q7:看了一下上面的提问,以匿名先生的性格一定看过情诗了吧。


 


好吧,我的确看了几眼——只是几秒钟!


 


其中有“我怎么能把你比作夏天”“永远、永远听着你轻柔的呼吸,永远生活——或昏厥而死去”什么的。


 


Q8:他有没有做过让您觉得特别蠢的事?


 


数不胜数!


 


他阴天带我去学校天台上看月亮,说是要念诗,结果天空里只有乌云。


 


他把诗也念错了。


 


Q9:匿名先生有什么感想或者建议可以分享的吗?


 


珍惜会为你不写作业的人。


 


尝试着触碰,接纳,表达,它将长成梧桐,直至你被点燃,消失殆尽。


 


Q10:他有没有说过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话?


 


他有一天指着夕阳那边说,“那将是我带你去的地方。”


 







04:老师x老师-午间休息 BY啊夏





亚瑟刚摸出打火机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弗朗西斯一脚踹开。他伪装成严厉的校长,气势汹汹地冲到亚瑟身边:“嘿,小子,你忘了你来的第一天我交代给你什么了吗?”


亚瑟慵懒地抬了抬眼睛,将烟点燃:“别忘了分你一根?”


弗朗西斯将午餐盒放在了亚瑟桌子上,回身去关门。亚瑟惬意地吸着烟,紧盯着闪烁不停的电脑屏幕。劳模般的路德维希请假了,他就要遭殃代课。为什么要让他去带那个特殊升学班?他可从来没有过能考上牛津剑桥的脑子。




“听说你最近很惨,同情。”弗朗西斯麻利地将餐盒从袋中拿出来,炫耀似的打开了盖子,“薯条,豆子,法兰克福香肠和一盒tango。这是我昨晚百忙之中为你做的午餐。”


亚瑟叼着烟,拿起一根薯条:“你的百忙之中是指忙着看电视还是忙着出去浪?我猜那个时候我还在忙着备课、批论文——”


“好好好,你是被无情压迫的工人阶级,你会找到你的马克思和列宁引导你。”弗朗西斯抢走了他的烟,自然地塞到了自己嘴里,“现在,同志,来领你的午餐。别忘了你还有的忙呢,在资产阶级下台之前。”




亚瑟开始吃薯条,顺便对香肠露出挑剔的目光。弗朗西斯打量着他办公桌上的论文,啧啧称奇:“那帮小鬼们非常厉害,不是吗?”


“是的,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他们总有一天会在雷德克利夫广场上梦想远大前程,甚至是唐宁街十号的大门。你我呢?就继续备课,备课……”


“嘿,给那个班代课让你心情这么不好?”


“你觉得呢?”亚瑟愤恨地举起一勺豆子,“他们时时刻刻都在用一种‘哦,先生,你不过如此。’的过分态度对待你,并且无孔不入地炫耀着他们尚且还十分可怜的学识。我受够了这帮自大的天才们了。”


“但他们就是很聪明——很聪明不是吗?”弗朗西斯捻灭了烟头,“你喜欢和聪明人待在一起,所以你会挑上我。”


“哦?”亚瑟嗤笑一声。


弗朗西斯不受影响地继续说着:“而他们也很快会发现你和路德维希完全不一样,他们也喜欢聪明人——我不是说路德怎么样,但我想大家觉得在英国由德国人教历史很可怕吧?他们会喜欢你的,只要你别在教室里发飙喝酒后跳脱衣舞。”


“说不定那样他们就会更喜欢我了——”亚瑟凑到弗朗西斯身前,“你不就是这样?”




弗朗西斯吻了吻亚瑟的唇角:“你该继续工作了,击垮那帮臭小鬼吧。顺便,我的床将留给一个辛勤工作的先生,比如亚瑟·柯克兰。”


亚瑟闷声笑着,目送弗朗西斯离开后,心情愉悦地在一篇论文上写了个大大的“DULL(乏味至极)!”




 



【酒茨】春季产粮活动#酒茨九十题#LIST

季愿归.:

^q^


自我爆炸:



阿毛毛_本格吞吹:







#酒茨#ONLY春季产粮活动 
#酒茨九十题#








酒茨九十,酒茨久食!









【LIST】
排名不分先后,粮也不根据排序发布,各位太太发粮打上CP和活动TAG。








注意活动为酒茨only不拆逆不夹带,大家届时盯准活动TAG#酒茨九十题#即可。








有文有画有MMD!!!赞美我们家产粮的天使们!!!
(LOF如有没圈到的请包涵。如有BUG请私信或评论告知我修改,鞠躬)
总之感谢产粮的天使们,酒茨有你们真是美好。
也请大家吃粮吃得开心为产粮的太太评论热度,今后才有更多粮食!








LOFTER发布:

 @cecile cecile:   学院PARO《前后邻座》《一起吃午饭》《学园祭》《情人节》《某处告白》《借笔记》(6文)








 @(;゚(エ)゚)   《传纸条》《晨起仪式》(2画)








 @神奇小辣鸡   《娃娃装》(1画)
 @食期_17   《裸体围裙》(1画) 
 @月若寒,人之罔  《恢复》(1文) 、








 @【空想罗曼史】  《电车痴汉》 (1画)








 @守墓人  《假期里的学校》《第一次》《坟地+撸给他看》《医院的单人病房》《骑乘》《现在就做》《地下研究室》《使用口塞》《服从关系》《史前生物博物馆》《超自然生物》《故障电梯间》(13文)








 @蜂蜜牛奶好好喝啊    《女装》 (1画)
 @toooooz  《脱贫致富——特困寮的秘籍》(1画)
 @自我爆炸    《卧病在床》《相拥入梦》(2画)








    @俺様 《牵手》《COSPLAY》《逛街》《亲热》《烹饪》《做些热辣的事》(6画)








 @白苍云狗    《使用玩具》(1文)








 @阿毛毛_本格吞吹   《背对背入眠》《疗伤》(2文)








 @羊子  《离家出走》(1文)








 @吞哥又硬又持久 《穿错衣服》(1文)








 @-Syndra  《春告鳥》(1文)








 @奕子丞 《现代PA不同服装》《学园祭文化表演》(2画)








@消失的盗孑   《成为前后邻桌》《传纸条》《打瞌睡》(3画)








 @万锦裕华  《电车》《求爱》《冲动》《女装》(4画)








@詖炟 《一同外出购物》《偷拍》 (2画)








 @给到不行     《村花》(1画)
 @逸伊衣♞ 逸伊  《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1画)
 @叶水七_十七岁吞吹想打AD   《电话性爱》《触手》《校园情人节》(3文)








@唐晓川_ 《诱惑之红》《雨天忘记带伞》(2画)








 @老猫一点也不黑   《未定》(画)








 @驳栖于山 《盗摄》《单恋》《起床气》《舛错衣服》(4文)








 @北玟今天开车了吗  《乡村爱情》(1文)








 @东帝沧阳 《并肩战斗》(1画)








 @无故南淮  《蒙眼play》(1文)








 @京华_月照平沙夏夜霜  《颜色-诱惑之红》(1文)









微博发布为主(LOFTER也可能有):

@52赫兹的鲸143   《无形枷锁》 (1文)
@Asashi__  《戴兽耳》《监狱》《医生PARO》(3MMD)
@KMD-帅不起来的画风  《占有欲炖肉》《兽耳》(2画)
@M_Ricy瑞希  《滚床单》《一起做某事》《温泉》《大扫除》《吃冰淇淋》(5画)








@根正苗红纯大麻 《女仆》《性转》(2画)








@九逸一直很倒霉 《乡村爱情-丰收的喜悦》(1文)
@快要死了的_文小时  《约会》(1画)
@墨雪-讨饭日常 《相拥入眠》(1画)
@叁界百酒志  《年龄差炖肉》(1画)
@沙利叶_凤笙默_颜  《正装》《未存在的牢笼》(2画)
@生者之林  《学院PARO》《偷窥》(2文)
@吞吹茨痴弥弥弥弥弥   《吃冰激凌》(1画)








@萧家小羽寒  《酒吧》(1文)
@小紫_再拖报告就去死QAQ 《上弦之月》(1文)


【最新更新】此次活动会有太太制作彩蛋MMD!!!


(list如有差错请联系中老年记忆力衰退的阿毛毛纠正_(:зゝ∠)_)
以上为目前汇总的参与作者与主题,有兴趣一起产粮玩儿的也一起来快活啊,让我们的酒茨燃烧萌发起来吧!!













一个整理

whence:

入仏英坑大概有一年多了吧,十分惭愧,不会写文又不会画画,文倒是看了不少,于是把看过的比较喜欢的文整理了一下


只贴了链接,如有冒犯会去删除的QAQ


【】里面是作者的ID。每个作者只贴一篇文的链接。


()里面是补充说明


排序什么的是个人向注意——




一、作者


大概是一个安利。这里列出的作者都是我超级喜欢的,尤其前几位恨不得狂吹几里地,只贴一篇文太可惜了,其他的请去作者主页上找——


【远方的小白桦】鲜花的山岗


【松枝】复燃


【山与海与超重的喷火龙】Weigh Anchor


【冬寂】余温


【肮脏的仓库】eyes on me


【东坡肘子】单车飞行


【临近悬崖(七里)】Liar(1)


【鹿隐】永生之果


【特宁红】四次他亲他是意外,一次他亲他是两情相悦


【阿呆的透明泪】一见钟情


【我是夏天还是(杰超)】极昼


【Mars :-D(Nikkimars)】知更鸟之冬


【Monsoon】岁月成碑


冰鱼


【苏伊士翻译组】Wordlessly


【海上海翻译组】幸运儿


 


二、古早


大部分是贴吧的。贴吧看文比较少,如有遗漏还请告诉我一下——


 


【寻茶问墨】


GreenField(2)


【信步庭前花满天】我想在你身上刻下我的名字


fate is a big word


人都是要死的(Lofter地址:http://gentlemaninjail.lofter.com/post/1d1e0517_855da35


越陌度阡LoveStory in Melbourne


【siriuss】


DivineIntervention


Great Expectation


给你的信


【朝闻道】阿斯巴甜


自起披衣看


三拍子


掌舵


 


三、个人喜好


这里完全是私心了……


 


【崩崩崩崩崩崩崩】The Ship Who Swore


【琉白evenstar】水下之都(3)(英法注意)


孤独岛


【姜蛋糕】对不起


【性别什么的就是个装饰好吗】等等我吧


【茗暖】Along way down


【蝎子的壳】分手谈判


【留岁】Dying


【叶落三秋】扯谎家


【蕭寒無聲】人身保护令


【晴映楓紅】Cordial


【塞纳河畔的鸢尾】战地新婚


【苝望】The light of you


【一条咸臾】If I never asked,would you tell me?


【Volsher-伏夏】玫瑰花


【骁尘知沙】Speeding cars


【Dloreid】牛角包和你的金发


【击空明兮溯流光】Gone with the Waves_漂


【Rham-】赞歌


【以卫沧海】死者是弗朗西斯


【鹿悯悯悯悯】他的婚礼


【三宅鹿】午睡时刻


【売価】Rockin' Around the ICU


【DODOBird】BCE


【Asphier Yang】伏尔泰通信集


【时雨方兴】罗马假日


【漆染礼赞】凝光


【海澄子】地理30题


【墨水瓶】布偶装与圣诞夜


 


注解:


(1)她在微博上的文比较全。Lofter上比较少,地址:假意矜持。贴吧上也有一部分,地址:短文五篇


(2)这篇的作者是RR。她的文大部分都是米英,如果有人能接受米英的话,这里是她部分米英文的翻译:【L.K.】


(3)这篇有太太写了向原作者致敬的后续:【青钝若淞】Abundance


这个作者还写过露中:高纬度战栗




好啦大概就这些!有漏掉的都是我的错QAQ


以后也继续喜欢着他们 _(:3 」∠)_